主页 > 人物.列传 > 万历首辅张居正TXT下载

万历首辅张居正

作者:熊召政(现代)
栏目:人物.列传
类别:现代
巨细:627KB
点评星级:★★★★☆
下载次数:(本周:,本月:)
在线阅览  点击下载

书本节选

书本章节作者介绍
第一章 风雨欲来(1)




  这是1572年,即隆庆六年。此刻,立国二百余年,阅历了12位皇帝的大明王朝,因为皇权昏(耳+贵)、吏治糜烂,导致财务空无、武备松懈、江河失修、匪患频繁。国家到了几近溃散的边际,但隆庆皇帝沉湎酒色,无力复兴国本。朝中有志于江山社稷、大众福祉的大臣,却又不得不在权利排挤中疲于奔命……

  广西庆远府处在天高皇帝远的蛮夷之地,此处山高林密,聚居的僮民一向有持械好斗的习尚。他们不胜地方官吏的剥削之苦,起来造反,在韦银豹、黄朝猛两个骠悍的起义军领袖的带领下,杀死皇帝命官,攻城劫寨。三年来,明朝廷花费几百万两白银剿匪,起义军却越剿越多。

  在崇山峻岭中的小城里波,一场恶战正在进行。大批叛匪呼喊着冲向里波县城。守城的战士们用抛石机将巨大的石块带着火焰抛向城墙,宣布震耳的动静。

  里波县城守将黄火木在城墙上高喊:“放箭!”弓箭手弯弓搭箭,万箭齐发,好像黑色旋风扑向敌阵。叛匪随即倒下一片,但后继者仍在呼喊着抬着云梯接近城墙。

  一支箭飞来,射中黄将军肩胛。黄火木忍住痛苦,对周边战士们声嘶力竭地喊:“快,用开水!必定要守住东门。”

  云梯靠向城墙,叛匪现已开端登城了。滚烫的开水从城墙上泼下。叛匪们纷繁嚎叫着翻下云梯。滚木垒石雨点般地落入敌阵,云梯纷繁被掀倒。一场进攻被暂时瓦解了。叛匪领袖贝那一脸肝火,他死后站着众叛匪。贝那注视着溃败的战士,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等着!”说完勒转马头,带领众叛匪回身离去。

  跟着黄沙滚滚,一位参将从阵前策马而来。他跃下马,奔向早已在此等候多时的卫士,他就是黄火木的胞弟——黄小旺。他传闻哥哥中了狼牙毒箭,便一刻不停地狂奔向城楼。

  城楼上,随军郎中正在预备为黄火木做刮骨疗毒手术。这手术极痛,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很少有人能接受下来。郎中向黄将军说明晰,未料黄火木仍谈笑风生,他让战士端来一杯酒并一饮而尽,笑道:“没事儿,来吧!我总不能带着这狼牙毒箭去见阎王爷吧?”

  郎中将一段木棍塞入黄火木口中,然后回身掏出一把漆黑的匕首。在火上燎了一瞬间,便向他的肩胛刺去。黄火木脸颊上渗出豆大的汗珠,周身已被血水与汗水渗透。正嗟叹间,黄小旺扑到黄火木身边紧捉住他的手:“哥,你怎样样了?”

  黄火木看到小旺,本来昏暗下去的目光登时射出光辉,急急地说:“贝那刚退,但过不了半个时辰他便会杀将回来。此人嗜血成性,你快去县衙,恳求李延总督,让他立刻出兵声援。要不里波城随时都有或许落入叛匪之手!”

  黄小旺流泪道:“哥,你怎样那么模糊呢?李延手下根本就没有什么救兵,他向朝廷谎称兵额,贪婪军饷。要不这叛匪怎样会越剿越多?我早说了,给这号贪官卖力还不如像贝那那样落草为寇,占山为王!”

  黄火木连叫“住口”,“你我身为大明的镇守将军,怎能跟贝那等叛匪混为一谈?李延贪墨不假,但你我不能因他的差错而扔掉城中的大众,变节当今的朝廷。”

  黄小旺恨恨地说:“不变节,那你我的活路在哪儿?你想让饿着肚子的官兵们白白地送死吗?你看看他们,这几天来现已没有进过一口粮食了!”

  城头上的战士面黄肌瘦、衣冠楚楚。他们用污浊的目光呆望着躺在病榻上的将军。

  忽然,远处传来隆隆的脚步声,整个城墙随即开端哆嗦。抛石机抛出雨点般的石块。里波县城登时烟尘四起。四处传来张狂的叫喊声:“叛匪上来了!”黄火木急令黄小旺立刻前往县衙,让张县令立刻弄一些吃的,一同让总督大人把镇守北城的守军调一部分过来,然后自己拎起弓箭,再次冲向城楼!

  当黄小旺冲下城楼跃马离去,死后的城楼已是一片厮杀声……

  在里波县衙廨房内,成箱的财宝正在被连续抬往门外。总督李延知道里波县城危在旦夕,正匆促转移自己的私房物件,他嫌转移的战士动作慢,对他们吼道:“快,还磨蹭什么,还不快点装车,你们想把我这些宝物留给叛匪吗?”

  闻讯赶来的张县令挡住了李延的去路。他挺着衰弱的身躯,伸着细长的脖子,一脸正气地责问:“你走了,这城中的大众和官兵怎样办?”

  李延不耐烦地说:“他们是自找的,他们应该军民合力拼死反抗!”




第一章 风雨欲来(2)




  张县令闻言,一口气憋在胸口,涨红了脸大声辩驳道:“你怎样能这样呢?守城将士饿着肚子,个个以病弱之躯,坚强奋战,城中大众有钱出钱、有物捐物,相反,总督大人您置大众的利益、朝廷的尊严于不管,惊惶万状,见死不救!”

  李延大怒,他从腰间抽出长剑,剑头直奔县令的眉心。张县令豪不畏惧,他仇视着李延,两人对视着。李延彻底被他的正气震撼住了,他收起剑喃喃地说:“好吧!我这就前往东城亲身督战。”说完,他将张县令推倒在墙边,带领他的士卫大步离去。

  但是,出门后的李延敏捷改动了主见,他没有去东城,而是带着金银财宝向相反的方向狂奔而去。待县令追出门,李延一行现已远去了。

  望着扬起的马尘,赶来的黄小旺和呆呆站立的县令颇有“六合终无情”的怅恨!

  里波城门被攻破了!强盗涌入城门,和守城的兵将混在一同,如两股搅浑的污水,早已分不清你我。将军黄火木仍在奋力厮杀着,而总督逃跑的音讯早已传到了阵前,不少战士闻讯扔下刀箭纷繁溃逃。黄火木避开眼前的枪林弹雨,拦住流亡的官兵大喊道:“咱们不能走。咱们死也得守住东城。”说话间,一柄匕首随即刺进黄火木的胸膛,鲜血从他的口中溢出,他怒睁着双眼重重地摔倒在地。叛逃的战士已如脱缰之马,纷繁向郊外散去!

  正在奋力反抗的黄小旺见状,甩开对手狂奔向黄火木。黄火木在弥留之际,仍不忘对他叮咛道:“快……让人将塘报送进京城。告知兵部尚书杨博,里波县城失守。”

  在八千里外,皇帝的寝宫乾清宫内,却是一片鼓声高文。烛光透明,宫内一片绚烂,正中的黄色帷幔中,波斯女子奴儿花花跟着激越的鼓声颤抖着妖媚的身姿。龙榻上坐着的,正是大明第12位皇帝:隆庆皇帝朱载垕。那颤抖的腰肢,诱人的浅笑,消魂的目光,早已让他不能自我克制。

  鼓手们敲击着,鼓声时而如狂涛奔涌,时而如涓涓细流。鼓声息贯山河,舞蹈激越狂放。

  朱载垕直视着奴儿花花,他一挥手,奴儿花花旋即中止了舞步,倒入朱载垕的怀中。

  四目相对,燃烧着情欲。这位性情中不失宽厚的大明皇帝,因为他的父亲世宗皇帝不立太子,在裕王位上呆了多年,直到30岁才当上皇帝。多年夙愿一旦达到,随之而来的是无所顾忌的享乐和淫乱。他宠爱过曾经是宫女的李贵妃,但此刻,这些正经贞淑的后宫佳丽再也提不起他的爱好,从波斯来的妓女奴儿花花成为他的全部。鼓声仍旧激越,无人能听见这对恋人的絮语:

  “朕要你今晚留下。”

  “我想让你永久把我留下。”

  贝那率众叛匪涌入城中烧杀抢掠,里波城很快便成了一幅尸横遍野的现象。张县令亦被强盗杀戮,贝那令人将他的头挂在城墙上,以儆官兵。不久,黄小旺关于里波失守的八百里紧迫塘报,经过了一个又一个驿站,从一个信差转到另一个信差手中,总算抵达了京城。兵部尚书杨博接到塘报,不敢慢待,立马命备轿前往内阁,去见分担兵部和工部的次辅张居正。传闻堂堂两广总督居然置大众和朝廷的利益于不管,惊惶万状,张居正感到一阵盛怒。

  “荒谬绝伦!我必定要压服高拱,免除李延。”

  杨博摇头叹道:“李延是首辅高拱的学生,高拱是他的后台,这现已是路人皆知的事。况且高拱又兼任吏部尚书,不管什么事,他不允许,就肯定办不成。”

  张居正反问道:“但是,广西剿匪连连失利,你知道朝廷上上下下怎样看?都说你一味包庇李延,而且说你必定得了李延什么优点。”

  杨博心头一紧,问:“这些人不明真相,这么说情有可原,但你不会也这样想吧?”

  张居正道:“众口烁金哪!你我再不想办法,总有一天,会给人当替罪羊的。”

  高拱值房在近邻,此刻,他正伏首案头,处理堆积如山的奏牍。见张居正与杨博开门进来,情知是庆远府的事,因而不待他们开口便自陈道:“叔大,广西庆远府的事我已传闻,这个李延居然敢惊惶万状。”

  年近七十的老臣杨博闻言当即答道:“两广总督李延年年请兵请饷,朝廷逐个调拨,现在已耗去几百万两银子,可叛匪却越剿越多,此种形势不能再延迟了。”

  张居正亦在一旁弥补道:“首辅,我已屡次提议,免除李延。”

  高拱打断张居正的话头,道:“李延应该免除,问题是由谁来接任两广总督一职?”
下载地址: 点击下载TXT
更多>>

本栏下载排行

更多>>

相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