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物.列传 > 雍正前传TXT下载

雍正前传

作者:胡晶华(清)
栏目:人物.列传
类别:古典
巨细:902KB
点评星级:★★★★☆
下载次数:(本周:,本月:)
在线阅览  点击下载

书本节选

书本章节作者介绍
康熙帝曾用“喜怒不定”四字鉴评四子胤禛,众阿哥也小看他,唯有启蒙教师了解赏识他;葛尔丹暴乱,康熙帝亲征,随行的胤禛为父皇亲自试药、舍命护挡飞箭,渐得康熙的喜爱和注重。胤禛这以后被派遣与大阿哥一同巡视无定河河工,发现河工作弊,遂与大阿哥产生分歧。他单独督办皇太后的六十大寿后陪驾南巡,归来后,胤禛最心爱的长子弘晖夭亡,一度灰心丧气,不问宫闱朝堂之事,却不料祸起萧墙,太子被废,九子夺嫡,“戒急用忍”的胤禛也卷入了触目惊心的争储奋斗中。
本书情节跌宕起伏,细节真实生动,人物性格明显,结构谨慎,言语简练,生动再现了少年雍正的蛰伏年月。
本书从雍正11岁开端写起,写到他30岁,即榜首次废太子事情止。
近来,漓江出版社携手榕树下文学网站推出一本网络点击率高、再现清宫权斗前史细节的重磅长篇前史小说——《雍正前传》。此书在北京我国传媒大学陈述厅举行的一场隆重的新书发布会中,取得与会学者和读者的共同好评。《雍正前传》是目前国内描绘雍正皇帝皇子年代日子阅历的比较严厉的长篇前史小说。由于雍正青少年时期的史料不多,写作难度比较大,作者在创造该前史小说时根据“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准则,经过一个个人物命运体现前史的丰厚与杂乱,广阔与奥秘。《雍正前传》中的人物是鲜活的,有温度的,读者经过阅览能感遭到这些首要人物的呼吸与心跳,与他们同悲喜歌哭,一同叹气,无法,思索。!


雍正前传 榜首部分
楔子(1)
北京城的夏天炽热、燥旱,是一年之中最叫人不舒服的时节。而令故都子民们想不到的是,京城最炽热的当地不是别处,正是万民敬慕的皇宫大内——紫禁城。
其实从前这个时分,皇帝早就带着皇子后妃们移到城西北的畅春园寓居,以避暑热。本年由于朝廷要与俄国签约商洽,康熙皇帝为了能更及时地了解中俄两边商洽使团在东北议谈的意向,想离六部近些,以便群臣不时奏事,就未带宫人移居。这可苦了宫中的皇室贵人们,除了皇子上书房和妃子有急事,均不敢走出自己的寝殿半步,心里都不停地盼着这遭罪的日子从速曩昔。
午末时分是太阳最毒最烈的时间。旧日高耸绚丽的三大殿——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已失掉往日尊贵的神采。斑斓的红墙和惨白的汉白玉石栏在烈日的暴晒下,好像一个贫血的患者。不植草木少引流水的布局,更增添了这片殿宇的单调火热。靠着外墙的一排鎏金铜水缸热得冒油,像是要被火辣辣的太阳熔化掉了;连汉白玉石栏上的喷水龙兽头,也瞪着铜铃般的大眼睛,像是在请求上苍降雨,又像是在咒骂这憎恶的毒日……
同三大殿比较,内廷要稍好一些。由于内廷能够栽培草木,面积不大的绿荫多少减缓了些毒日的糟蹋。当然寓居在这儿的人们此刻是幻想不出前廷有多热,由于她们都在午憩。连素日叽叽喳喳的小鸟也不敢多在这片棋盘状的宫区前逗留,好像它们也知道,吵了这些妃子的清梦将是多大罪行。
可偏偏有这么一位主子并不承情,后宫主位中位置最尊的皇贵妃佟佳氏,此刻已然睡醒。佟贵妃寓居的景仁宫与其他东西六宫没有什么区别,相同的红墙黄瓦,双檐歇山顶式的巨大殿宇。走进这座深邃的宫廷,顿感清凉。再看那摆设:门上挂着薄纱软帘,椅子上是米黄色的纱制坐垫,几案上的鹿头樽和各色花式瓷瓶都插着精制纨扇和几支新采摘的尚含着露珠儿的柔嫩荷花,给人一种不扇自凉之感。其实室内凉快的真实隐秘是在屋中一个最不显眼的角落里,那儿备有一个硬木制冰桶,内衬锡里,外盖上打了四个铜钱形的排气孔,靠它便可排出凉气,调理室温。
看到皇贵妃已醒,那些身着绿色轻衫的宫女和裹着灰布长袍的宦官都忙服侍贵妃更衣、净面、盥手,给贵妃掌扇、上茶、上瓜果点心。他们做这些事时都很轻,并且有条有理,无声无息,只用目光进行着沟通,简直像一群浮在空气中的鬼魂,简直让人发觉不到他们的存在!
佟贵妃见景仁宫主管宦官捧着一个开了盖的剔彩龙凤图画的大圆食盒跪在地上,盒内摆了几碟用奶油、白糖精心调制的水乌他。这是夏天宫中必备的清凉避暑食物,厨下差役也是下了一番功夫,几碟水乌他做得色彩纷歧、各具意趣:那浅绿色的似一块光润的美玉,浅粉色的比如出水芙蓉般鲜灵,还有那如太阳之羽的金黄,那如隆冬冰雪的雪白,摆在一同,在红漆雕花食盒的衬映下,煞是好看。
“难为饽饽房,回头赏他们每人五吊钱。”佟妃慵懒的脸上显露一丝纤细的笑意,向主管宦官摆摆手,叮咛道:“我现在没食欲,把它们冰起来藏着,等四阿哥下书房后给他吃。”
“喳。”主管宦官将食盒盖好,交给一个小宦官,重又回到皇贵妃身旁立定。多年的当值阅历使他发觉贵妃今日好像与往日不同:眼圈发乌,面无人色,精力很差。佟贵妃却对下人的察言观色毫不介意,拿过早晨那件没有完结的活计细细缝制起来。
楔子(2)
这是一个小孩穿的红肚兜,款式和质地都很往常,佟妃缝它彻底是为了消遣排遣,并无有用。不过佟妃的女红在宫里是出了名的,她经常做些小孩衣裤、鞋垫、香囊、荷包等活计送给其他各宫主位,使得宫中上上下下愈加尊敬这位贵妃娘娘。
但是今日不知怎的,佟妃刚拿起针线,眼前就一阵发花,她咬牙缝做,可不是线走歪,便是让针扎了手。过了一瞬间,她不得不放下那块红肚兜,黛眉微蹙,手不自觉地抚向胸口……
“娘娘!”主管宦官声响不大,但很急。
“没事,大概是方才起猛了,慢慢就好,你们下去吧。等等,别忘了把方才那吃食给四阿哥冰好,回来就给他吃。”佟妃又把方才的叮咛重复了一遍。
巨大清凉的景仁宫暖阁内,佟妃单独一人静静地呆望着这块血样鲜红的布块,脑中浮现出一张胖胖的孩子脸,拳头大的脑袋,稀稀落落的黄毛发,葡萄似的黑瞳仁……呀,这不是自己的女儿吗,现已脱离自己十一年的女儿!
“妞儿……妞儿……我的宝物,我薄命的孩子……”佟妃用红布捂住脸,心中呼喊着自己的孩子。可她不敢落泪,连啜泣都不敢!她只能用这种方法追念自己的女儿,自己现已去了另一个国际的亲生骨肉!
假如不是回事宦官传话,她大概会晕曩昔。宦官奏禀:永和宫德妃参见娘娘。
怎样是她?佟妃最不想见到的人!佟妃逃避德妃的原因并不是两人之间有什么嫌隙隔膜,也不是德妃分缘欠好,只因十一年前佟妃的亲生女儿夭亡,她就领养了德妃的儿子,现在一向寓居在景仁宫的皇子——四阿哥胤禛。
当德妃进到寝宫向皇贵妃行礼后,佟妃并没有先看她,而是一眼瞅见在德妃身旁站立的保姆怀有的那个一岁多的男孩儿:“十四阿哥越长越像妹妹了,瞧这圆头大耳的,往后一定是个有福惠的。”
“托贵妃娘娘的吉言,皇太后、皇上也这么说过……”德妃抿嘴一笑。当母亲的都喜爱他人夸自己的孩子,德妃也不破例。
“快别叫我娘娘,在我这儿,咱们仍是以姐妹相称为好。德妃妹妹,可我觉得,仍是四阿哥长得更像妹妹。”佟妃仍然用拉家常的口气慢慢说着,德妃听了心却一惊。她今日冒着盛暑来景仁宫,便是想看看自己的大儿子。本想让人不易发觉自然而然瓜熟蒂落,却不料刚一进门就被聪明的皇贵妃画龙点睛。
“噢,这小妹倒没觉得。”德妃含糊地应着,不敢触摸皇贵妃打听的眼光,将目光移到桌案上:“呀,这个红肚兜真美丽!这么细的线法,这么新鲜的把戏,姐姐的手真赛过织女……”
“瞧妹妹说的,哪有那么奇特。假如妹妹真喜爱,就给十四阿哥带上吧。不过这活计还差一点没缝完,妹妹大约得等顷刻。”佟妃看了一眼胖胖的十四阿哥,仍旧温文地说着,手中拿起了针线。
德妃这时才注意到皇贵妃的面庞:脸色苍白瘦弱,眼睛好像有点红肿,精气缺乏,神色欠安。她关心肠问:“姐姐身上可好?是不是小妹来的不是时分,搅了姐姐的午歇?”
“没事儿,我早就醒了,可能是方才睡醒时起猛了些,不大得劲儿,一瞬间就曩昔。”佟妃一边引线穿针做活一边问:“十四阿哥过周岁了吧,可曾抓周?都抓了什么?”
抓周这项民间习俗在清宫中称作“试儿”,也叫“试晬”。盛放试物的盘子称作“晬盘”。因是供皇子抓周用品,当然要比平民百姓所用的锄斧秤砣之类有考究。单说那盛放试物的晬盘,便是民间底子不曾得见、饰有百子图画的长方形精雕红漆盘。盘中试摆物品更是玉贵珍惜。计有玉器二、玉扇器二、金匙一、银盒一、犀杯一、犀棒二、弧矢(弓箭)各一、文房一份。抓周是皇子阅历的榜首次人生严重礼仪,所以事前全部都必须准备充分,一丝不苟。抓周的时辰方位必须先经钦天监计算择定。典礼开端后,皇子先抓何物,后抓何物,都要记录在案向皇帝禀告。佟妃想到十四阿哥不久前刚过了榜首个生日,就顺口提及此事,可她没想到,就由于这不经意的一问,引出了自己后边一连串的为难……
楔子(3)
“姐姐猜猜。”德妃嫣然一笑,笑脸十分甜美。
佟妃摇摇头:“妹妹别卖关子了,你知道我的脾气。”
德妃笑了,带着美好与满意,还有一丝骄傲:“咱们老十四抓了一张小弓箭,仍是隔着好几个物件抓到的!”
“那将来一定是个领兵交兵的大将军啦,我说这孩子虎头虎脑的错不了嘛,难怪妹妹这么快乐!”
“谁知道,托娘娘的吉言,看老天爷的组织吧。”德妃回头望望已在保姆怀中睡着了的、越显娇憨心爱的小儿子,又想到另一个儿子,那个自己十分想念但现在已不归于自己的长子。德妃忽然红了脸,有些欠好意思地小声问:“敢问姐姐还记得最初老四抓周的景象吗?那时他已不在永和宫了……”
佟妃听出德妃说这话时的颤音,她把红兜兜放下,轻叹了口气。这是个欠好答复的问题。并不是佟妃忘掉了其时的情形,相反,那情形她至今记忆犹新!其时四阿哥什么东西都没抓取,听凭保姆使出浑身解数哄劝诱导,他便是不伸出小手。康熙皇帝知道后较为不快,他带着几分不解对佟妃说:“朕这儿的东西他怎样相同儿也看不上?他终究想要什么?!”从那时起佟妃就觉得皇上不大喜爱这个孩子,后来发作的一些事证明自己的感觉不错。
尽管佟妃不是四阿哥的亲生母亲,但从她一接手抚育胤禛,就对这孩子的全部尽心照顾,对其爱抚之深乃至超越对自己的亲生女儿。这是为了补偿丧女之痛,仍是为答谢德妃,或纯是为取悦皇上,赢得个贤淑慈懿的美名,佟妃自己也说不清。横竖一开端她就对这孩子有一种特其他爱情。其时四阿哥抓周后她曾悄然问过几个老宦官,皇子抓周丝毫不取终究是怎样讲,答复令佟妃大吃一惊,也愈加着急伤心。一个在前明就入宫当差的老宫监说,若皇子抓周白手而止,要么是这皇子福寿不久,可能会年少夭亡,要么便是……佟妃其时就否定了第二种说法!二阿哥胤礽早就被册立为皇太子,现在又长得那么强健聪明,便是往后真有什么意外,也轮不上普普通通的四阿哥去顶替……由此佟妃料定这孩子即使长大成人,终身也将充溢险阻与崎岖,绝不会从从容容一往无前!但佟妃不敢多想,更不敢对其他人说。只要在夜深人静,望着睡梦中四阿哥那双紧锁了的、长得极像德妃的细长眼睛,佟妃才静静叹气,单独一人到佛龛前跪拜祷告,一掬清泪……
但是现在怎样答复这孩子的生母呢?佟妃想了想,忽然冒出一句:“四阿哥仁慈成性,礼让谦和,其他兄弟没有抓,他自己也欠好出手。”说完佟妃竟被自己这话逗笑了,抓周又不是孔融让梨,哪里分什么先来后到。她看看德妃,对方瞪大眼睛,一脸模糊,显然是被皇贵妃这古怪的言语搞得不可思议,但仍拘谨恭坐,不敢提问。佟妃定了定神,悄悄叹道:“妹妹的心思我了解,妹妹定心,四阿哥在我这儿日子得很好。他个子长得好快,都快到我的眼睛了,”说着佟妃用手比划了一下,“这孩子也不像其他孩子小时分七灾八病的不断,他身子健壮很少闹病;平常课业也知道尽力,读书习字从不用人提示,可自觉啦……妹妹,有时我真仰慕你,真的,你生了一对好儿子!”佟妃很有些动情地说。
德妃急于想见到自己的“好儿子”,但又不敢表示出急态,只得持续耐心肠陪皇贵妃长坐闲谈。过了一瞬间,佟妃把红肚兜缝好交给德妃让她回宫后给十四阿哥带上。德妃觉得不宜再坐了,她欠了欠身:“真实抱愧,姐姐,咱们娘俩扰了您的午休,让姐姐没得歇,改日小妹再来看望姐姐。”
楔子(4)
“先别着急,”佟妃用她那如春水般温润悦耳的声响款留道:“四阿哥立刻就要下书房了,等他回来,你们娘儿仨见了面,在我这儿用了晚膳再走……听,他回来了!”
公然,外殿传来一阵脚步声。门帘一挑,两个头戴藤丝织造、饰着朱纬东珠草帽的皇子进到屋内一同跪下:“儿臣三阿哥胤祉、五阿哥胤祺请两位皇额娘万福金安!”
“免礼,免礼,都起来吧。四阿哥怎样没同你们一同回来?”佟妃问两个皇子,神色变得有些严重。
下载地址: 点击下载TXT
更多>>

本栏下载排行

更多>>

随机引荐

更多>>

相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