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升m88备用网址网 - 人生明升m88备用网址的书

TXT下载此书 | m88备用网址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雪白血红》张正隆

_22 张正隆(当代)
  真的,若不带上一封介绍信,谁会想到这位其貌不扬,总戴顶草帽伺弄菜地的老人,是当年攻占这座城市的英雄呢?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英雄。造就那种英雄的那个时代过去了,而能始终保持人的本色的人,是真人真英雄。
  十八勇士
  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5师副师长罗印成,当时是8师23团3连连长。
  这是个1.80米的关东大汉,白发,秃顶。两年前患脑血栓,行动不便。头一天联系采访,老人满口答应,却告诫我:你可得来真格的呀!再玩假的,可没功夫跟你磨嘴皮子。
  瞿文清攻打省政府,罗印成攻打市政府。
  下午3时攻到市政府前一个大院里,也就200多米距离,伤亡近半,天黑也未攻动。又调上两个连,半夜後才拿下来。部队向前发展,3连留下打扫战场,後送伤员和俘虏。
  送不下去。右侧方一楝大自楼下有个大地堡,里面有个把连敌人拚命打怆,罗印成说:把它拿下来。有人(老人是讲出了姓名的)说:那不是咱的事。罗印成火了:就眼瞅著伤员流血等死呀?跟我上!
  天亮也没打下来。最後一次,罗印成带著通信员顾士魁,从侧後摸上去,几颗手榴弹塞进去,只听那里面吱哇乱叫看,举出块白布乱摇晃。半截塔似的罗印成站在地堡上大喊:把枪扔出来!
  大白楼上飞来一颗子弹,从右肩打进,後背穿出。他踉跄了一下,使劲撑住,一手执枪,一手高举手榴弹,没等最后一个敌人出来,就栽倒了,参加这次战斗的18个人,被师里命名为“18勇土”,各记一大功。
  有人是在敌人像羊群样被赶出来时,才不知从哪儿站出来,成为勇士的。
  生活中确实存在著这种会“打巧仗”的勇士、英雄。
  一只小碟大小的伤疤,像片肥硕的杨树叶子,深深地嵌在肩胛骨下。薄嫩的皮肤,皱纹就像伸展的叶脉:头上,腰间,腿上还有几处,每处都是枚“勇土”勋章。右大腿内侧一个伤疤,可以伸进半只拳头。那是朝鲜战场“留念”,逢上阴雨天,全身就痒,就痛,就把老人那颗心拽回到一个个火光血影的战地。
  老人说:打义县时,3连伤亡大半,连长、指导员都牺牲了。战後杀猪,一盆盆猪肉炖粉条子端上来,谁也不吃,我带头吃两口,这时候大家狠狠地瞪着我,那心里大概不知操了我多少遍八辈子祖宗。
  我是打义县后从2连调来的,排长提连长,现在的干部,动一个提一串。那时呀,连长提营长,再提起个连长,有几个?大都是伤了,亡了,才提起来补缺的。从班长、排长到连长,我都是接的烈士的班。那时候,当官可不是喜事呀!
  打义县,打锦州,攻击时都是“三三制”。这办法管用。不然伤亡就更大了。
  梁士英——董存瑞
  5师突入城垣後,也被阻住了。
  敌人利用铁路路基修筑起第二道工事,15团8连冲进突破口,一个连敌人扑上来,想把8连反击下去。冲锋枪啸叫著,钢盔和船形帽下,一张张变形的脸狰狞可怖。打倒一批,後面的还上。8连伤亡接二连三,手榴弹打光了,敌人也快扑到近前了,这时,一个战士飞身跃起,顺势甩过去一根爆破筒,一个班的敌人被炸飞了。
  这个战士叫粱土英,是吉林扶馀县三岔河人。往家种过地,给地主扛过活,後来当了国兵。“八·一五”後参军,在攻打昌图和彰武战斗中立过功。
  打退反击,部队正要越过路基向前发展,西边一座碉堡里,两挺重机枪打响了,趴在连长身边的粱士英说:我去。
  他脱下棉衣,提起连在一起的两根爆破筒,揣上两颗手榴弹,紧贴著路基向前爬去。
  子弹飞蝗般扫射,路基上尘士飞扬。每杪钟都可能死一次,他居然爬上去了,他躲在射击死角里,侧著身子,将爆破筒塞进喷吐人舌的射击孔。正要跳开,爆破筒被推了出来,掉在地上时时冒烟。抓起来塞进去,刚要松手,又被推出一尺多长。
  这时,只见粱士英双手攥住爆破筒,将身子死死地抵在射击孔一声巨响。
  2纵粱士英舍身炸地堡。
  11纵董存瑞舍身炸碉堡。
  在现为XX军的2纵采访时,军党史办公室负责人说:梁士英比董存瑞晚了140天,据说,1948年5月25日,11纵32师96团2营6连班长董存瑞,在攻打隆化牺牲後,有人认为董存瑞没带支架,用身体擎炸药,违反规定,不能算英雄。
  据说,2兵团司令员程子华听后,说:这是英雄行为。
  於是,英雄名扬天下。
  “攻坚老虎”
  共军在黑土地上最负盛名的几个王牌师,为1师、5师、7师、10师和17师。
  1师“防御、进攻、野战、攻坚兼备”(56)。5师“以猛打、猛冲、猛追著称”(57)。7师“善于夜战及爆破”(58)。10师“防御战斗中有顽强的战斗力”(59)。17师“为东北野战部队中攻坚力最顽强之部队”(60)。一个“攻坚力最顽强之部队”,道出了“攻坚老虎”的特色。
  这个美称,是在四平那座血城中打出来的。
  纵深战斗13昼夜,炸药一车车连上去,又一包包送到目标上。重叠爆破,打下71军军部。“四组一队”,主要就是根据17师的经验总结出来的。
  林彪不但踱出了“六个战术原则”,还非常往意研究、培养和发挥每支部队的特点。很多老人谈到“林彪三调17师”。一是四平,二是锦州,三是天津。都是做为预备队,在关键时刻和关键部位,把这只老虎放出去。
  3年前,17师的前身山东7师,从山海关且战且退,未到锦州,已伤亡、逃亡近半,其狼狈不可言状。而今,当年的7师又回来了,阵容雄壮,气贯长虹,从精神到物质都“鸟枪换炮”了。
  “剿总”锦州指挥所和6兵团司令部之间的铁路局,是锦州的心脏,“攻坚老虎”的任务,是待3纵打开突破口後,就猛仆进去剖腹挖心。
  韩先楚左手伤残,五指不能屈伸。17师师长龙书金,左臂肱骨抗战时打断了,皮肉连著,不能活动。两人擎著望远镜,看看3纵先头部队涌进突破口。
  龙书金:韩司令,该我们的了!
  一个久经沙场的将军,是听不得别人的枪声的。
  在这场关东大决战中最不好受的,应该是此刻正在高桥侍命的1纵司令员李天佑了。预备队,预备队,堂堂1纵只“预备”上个尾巴,一点也没劲儿地跑去沈阳放了几枪。结果,打天津时,17师跟著1纵突破打纵深,李天佑就想“独吞”。龙书金哪里肯让。“官司”打到刘亚楼那里。
  只有一只好手臂的龙书金,话语不多,威烈严厉。他有的是心计,是专打硬仗的决心、魄力和勇气。有人说他是林彪的爱将。林彪当年有许多爱将(每个将军都有自己的爱将)。不管这些爱将後来怎样了,在黑土地上,他们是以骁勇善战受到部队的信赖和爱戴,得到林彪的青睐的。
  龙书金和政委徐斌洲,随著他们的“攻坚老虎”一路突进,天黑时钻进一座大碉堡里,黑窟窿洞的,架上电话就指挥战斗。没想到,里面还有敌人。
  轻重机枪刮风样叫,炸药包和爆破筒轰轰隆隆,震天动地。
  17师轰开铁道上第二道防线,攻占重兵据守的神社。晚上11时左右,拿下了铁路局大楼。
  现在是全国政协常委的徐斌洲老人说,攻坚,打巷战,最得心应手的武器就是炸药包和爆破筒。火光中,一条条街道、胡同,一座座碉堡和大楼前,到处都跃动著抱著炸药包,抓著爆破筒的身影。前边倒下了,後边再上。再倒,再上。我们的战士大勇敢,越杀越勇!
  攻打神社时,49团3营7连战士刘万成,快冲上去时被打倒了。
  後边的正要上,刘万成一跃而起,趁敌人转移火力的功夫,冲上去把爆破筒挂在了铁丝网上。原来他是故意倒下的。那个爆破筒冒一阵烟,却哑吧了。刘万成气得两眼喷火,光著膀子,也不躲避了,就那麽硬冲上去。敌人吓傻了,瞪著眼睛竟忘了射击。
  “拒敌於国门之外”时,全美械装备的13军弄明白了共军的“大炮”後,立刻嚣张起来。如今,敌人算是被这“大炮”慑服了。
  “攻坚老虎”越打越威风。
  满城都是“攻坚老虎”。
  2纵攻打税务局据点时,一次重量级爆破,将一个营守军全部埋在瓦砾下,7纵攻打锦州电影院时,第一次用150公斤炸药,只炸开一个缺口。最後将1000多公斤炸药装在车上,战士们头顶几层湿被推上去,300多守军全部炸死、震昏。
  箭头是红的
  城外大炮轰轰隆隆,城内炸药包和爆破筒轰轰隆隆。
  2纵沿著中央、吉野、春日街和火车站,一路冲杀。3纵和17师两支箭头,在富士、立山、恭城、雾岛、妙义、红海、白梨、梅花等街,搅得个烟飞火腾。7纵和9纵以中央大街分界,沿著国利、民和、积和、榛名、庆西、桃林和杏花、菊花、丁松、白杨等街,卷起两路血火。8纵由东向西,直插北南两大箭头的对接点。
  14日下午,弹药库和汽油库被炮弹击中。随著巨大的爆炸声,蘑菇状烟云被烈焰托上天空。一些人惊叫起来:原子弹!原子弹!美国扔原子弹啦!
  太阳逃遁,月亮无光,大地震颤、热浪灼人。尸体与瓦砾堆叠,断璧与颓垣对称,天与地弥合,血与人晖映。
  9纵27师是14日晚涉过女儿河的。
  迎面大火熊熊,山峦、大地、河面一片通红,一排排炮弹落在河里,溅起满天血。
  进到菊花街,师长和政委蹲在路边弹坑里指挥战斗。作战科长大声喊:王参谋,找间房子,设指挥所——快!
  王继武推开几家屋门,没见到一个活人。前边有排房子,进去一看,一屋子女人,趴著躺著,一动不动,怎麽喊也不应声,也不知死活。一张张脸被火光映得通红,刻在他记忆中的却是煞白。後来得知,都是窖姐儿。出来撞上个大个子,浑身血糊糊的,用支长苗盒子敲打王维武肩头,让他“快冲”。好一阵口舌,弄明白是7纵一个营长。全营就剩他一个人了,打懵了,不知怎麽闯到这里来了。
  王继武老人说:那一仗下来,老熟人一下子就没了那麽多。
  黄达宣老人说,他带1连从车站东边两洞桥冲进去时,烈士遗体都抬下去了。路上都是帽子、鞋,血和碎肉红乎乎的,黏脚。
  林彪面前那张地图,代表各纵队攻击方向的一个个箭头,都是红色的。
  所有战役和战斗示意图,只要能够用颜色表示,共产党军队退却和进攻方向的箭头全是红色的。
  确实应该用红色表示。
  当所有红色都聚到同一点时,锦州这扇关东的大门,就抨然一声关闭了。
  国民党在黑土地上的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块骨牌,倒了。
  国民党在大陆上的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块骨牌,倒了。
  注释:
  ⑴《毛泽东军事文选》,476页,⑵《辽沈战役亲历记》,75页。
  ⑶⑷《中共党史资料》,第9辑,242、232页。
  ⑸同⑴,454、455页。
  ⑹同⑴,57页。
  ⑺同⑴,472页。
  ⑻同⑺。
  ⑼《党史资料研究》,1986年第1、2期,25页。
  ⑽《林彪元帅军事论文选集》,155页。
  ⑾同⑽,75页。
  ⑿同⑴,496页。
  ⒀同⑴,459页。
  ⒁同⑴,466页。
  ⒂同⑴,496页。
  ⒃“李”为1纵司令员李天佑,“梁”为政委粱必业,“曹”为副司令员曹里怀,“杨”为参谋长杨尚儒。
  ⒄“黄”为6纵司令员黄永胜,“赖”为政委赖传珠,“黄”为参谋长黄一平。
  ⒅6月3日,朱德致电军委:
  我看了李天佑、黄永胜两纵队的电,长春还是可能打下的条件多。
  1。敌人正规军不到六万,其他警察、宪兵、自卫志愿兵等二万八千人
  ,正规军中只有两个师比较坚强的,志愿军中政治上要拚命,军事上是混
  杂的,比较差的,督战虽严,打混乱时即不生效。2。援军甚远,我军可以
  打援,即围城打援亦有利。3。敌守孤城,粮、弹、人的补充靠飞机,不能
  持久。4。我军兵力优势,後方接济便利,部队技术有相当的学习,有相当
  攻城经验,有相当的家务,如果有二十万发山野炮以上的主炮弹及重、轻
  迫击炮弹,炸药三十万斤,手榴弹二百万个,即可能打开。再准备伤亡三
  万以上的人。5。攻坚即强攻,打城军不在多,两个纵队及几个独立师能攻
  能防敌人反攻即够,其馀的可打增援部队。打的办法是用坑道为第一,用
  技术、炸药、手榴弹,抵近射击,以各种炮为主,以工事对工事,进一步
  巩固一步,做好工事再进,如攻到纵深处,将敌人分割或屁乱後,敌人坚
  强性即减少,也有可能投诚的。6。李纵攻过四平有经验,但遇著顽敌抵抗
  ,即估计艰难些。长春与四平不同点,即敌士气不如以前旺,质量也差些
  。黄纵估计可能打开,即损失代价要大。7。攻城必须先有计划,收集各种
  专门炮、工人才,组织指挥所,必须要用攻城战术,实事求是地、一步一
  步地进攻,带一种学习态度,决不可性急。准备两月、三月打下,也算是
  快的。只要是土质城底,又无城墙,是可能打下的。8。再一种攻法是长围
  ,在一定的圈子内,围死他,使其粮弹俱困,人心动摇时再攻,9。这两种
  攻城战术:强攻与长围。如有家务,可采取第一种。打久了第二种也出现
  了。如家务不大,攻一城将炮弹、炸药耗尽,一时难补充,则不如打野战
  。打长春要看家务大大小来决定。
  ⒆同⑴,497页。
  ⒇同⑴,469页。
  (21)《藩阳军区历史资料选编》,166页。
  (22)杨国庆,白刃著:《罹荣恒在东北解放战争中》,163页。解放军出版社(1936年)。
  (23)(24)《阵中日记),1010、1012、1013页。
  (25)同⑴,498页。
  (26)同⑴,478页。
  (27)同(24),1013页。
  (28)同⑴,488页。
  (29)《毛泽东思想的光辉胜利——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回忆录》,159页。辽宁人民出版社(1961年)(30)同⑴,500页。
  (31)同⑵,11页。
  (32)廖盖隆著:《全国解放战争简史》,224页。
  (33)(34)同*,57、160页。
  (35)同⑼,20页。
  (36)同⑵,74页。
  (37)荣盂源著:《蒋家王朝》,97页。中国青年出版社(1979年)。
  (38)同⑴,479页。
  (39)鸿呜著:《蒋家王朝》,295页。香港中原出版社(1986年)。
  (40)黄侪人著:《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100页。
  (41)同⑵,241、242页。
  (42)(43)同*,47、48页。
  (44)同⑵,14页。
  (45)同⑵,242页。
  (46)同⑵,71页。
  (47)赵荣生著:《回忆卫立煌先生》,111页。
  (48)(49)同⑴,499、476页。
  (50)同(22),167页。
  (51)(52)同⑴,480、481、482页。
  (53)(54)(55)同⑽,144、216、218页。
  (56)(57)(58)(59)(60)《东北三年解放战争军事资料》,35、39、42、46、53页。
十 塔山!塔山
  锦州南18公里处有座松山。明末清兵攻锦州,屯重兵於松山。明朝总兵洪承畴、洪承德率军13万,与清兵战於松山,败走杏山。这就是决定明亡清兴关键战役的着名的松山大战。清高宗诗云:“承德承畴皆背主,山松山杏尽连营。”
  锦州西南30公里处有座塔山。清太宗崇德4年,睿亲王多尔衮曾率兵战於塔山。可在锦州这块旌旗变幻,鼓角不绝,遍地白骨埋刀枪的古战场上,这一笔实在太微不足道了。
  黑土地上的最後决战,把塔山打成中国战争史上的名山。  
雪 白 血 红  
第28章  "拚命仗"
   红领巾时代,就听说“林彪有3只虎”。这是不大确实的,起码在黑土地是不确实的。
  在黑土地上,林彪有5只虎:1纵、2纵、3纵、4纵、6纵。
  原来在塔山一线据守的是11纵、热河独4师、独6师和炮兵旅。10月4日,林彪把4纵这只虎,又放到了塔山。
  《东北三年解放战争军事资料》中,这样评价4纵:
  战斗作风勇敢,不太讲究战术,过去战役中叁加进攻及攻坚战斗较少,担任阻击、打援、防御之艰苦的战斗任务较多,叁战次数最多,干部战士伤亡很大,部队作战决心很顽强,不怕伤亡不叫苦,执行命令坚决,善於打阵地战,也能打运动战,在防御战斗中有顽强的战斗力。⑴
  辽沈战役中。打得最激烈,也最惨烈的,是塔山。打得最顽强,最硬朗,功劳也最大的,是4纵这只“塔山虎”。
  “街亭虽小,关系重大”锦州是关东的门户。
  塔山是锦州的门户。
  一星期内外能否攻克锦州,关键在於一星期内外能否守住塔山。
  林彪说:丢了塔山,要你脑袋!
  塔山防线,东起渤海,西止虹螺山,约60馀里。从海浜到白台山20馀里,为4纵防栈。塔山村左右15馀里,为防御重点。
  东面临海,为海军侧翼支援、掩护,提供了天然便利。南面大小东山和影壁山,为国民党占据,居高临下。守军阵地完全在陆海炮火射程之内,且阵地只是中等起伏,无险可守。但西边有虹螺山,攻方无法迂回,只能从塔山正面一孔之道通过,不能展开很大兵力。守军兵力火力则可以集中,并能组织强大预备队实施反冲锋。
  3年前准备在这一带打大仗时,林彪站在虹螺山上,是不可能想到这场恶战的。但这里的地形,想必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次磨磨叽叽不想南下,车到山前又要敲退堂鼓,他最担心的就是怕塔山堵不住。
  塔山被突破,侯镜加的东进兵团,半天就能拥到锦州。侯镜如东进成功,廖耀湘西进可能就不再犹豫。两面夹攻,内外夹攻,整个局势就不一样了。
  诸葛亮出祁山,失了街亭,罗贯中给摆个“空城计”,使他的逃跑成为千古绝唱。林彪要是去了没有塔的塔山。可没有空城计摆唱,弄不好只有拚命突围了。
  毛泽东关注辽沈。
  10月10日9时,毛泽东在给“林罗刘”电报中说:
  从你们攻击锦州之日起,一个时期内是你们战局紧张期间,望你们每两日或三日以敌情(锦州守敌之抵抗能力,葫芦岛,锦西援敌和沈阳援敌之进度、长春敌军之动态)、我情(攻城进度、攻城和阻援之伤亡程度)电告我们一次。⑵
  林彪关注塔山。
  10月5日,“林罗刘”在给4纵的电报中说:
  你们必须利用东自海边西至虹螺山下一线约二十馀里的地区,作英勇顽强的攻势防御,利用工事大量杀伤敌人,使敌人在我阵地前横尸遍野……而使我军创造震动全国的光荣的防御战。⑶
  开头,12师在百户左右的塔山村放一个连,村後一个小山头上放两个连。纵队领导又看遍林彪电报,上面明确指出要防守白台山、塔山村、打鱼山岛和西海口一线。第二天又去看地形,发现塔山村虽然处在敌人火力之下,但与敌隔条30米宽的小河,便於发扬火力。而且控制着从村中通过的公路,并可直接威胁铁路,就像整个防线上的门闩一样。如果主要经营村後那个孤立的小山头,塔山村失守,敌人就会从小山头旁边绕过去,真可能当了那个失街亭的马谡。
  “锦州之战有很大可能发展为敌我两军主力的大决战”,在塔山则要“使我军创造震动全国的光荣的防御战”。宏观上,林彪高屋建瓴,一语中的。微观上,做为战役指挥员,千头万绪中竟能看准塔山村这个“门闩”,对塔山重视可见一斑一一浓眉下那双不大的眼睛,也真够“毒”的了。
  从10月10日凌晨开始,塔山恶战六昼夜。林彪主动询问和4纵主动报告的不算,仅一个12师,每天就要向林彪报告四次。
  ——守住塔山,胜利就抓住一半。告诉你:塔山必须守住!拿不下锦州,军委要找的脑袋;守不住塔山,我要你的脑袋!
  据说,这样的话,林彪讲过不止一次。
  一字一句,不紧不慢,不高不低,与平常没甚麽两样,好像完全用不看“!”。
  沉默寡言的婆婆嘴,这一刻倒真有点“一句顶一万句”的味道。
  其实,果真要用脑袋担保的话,林衫的脑袋首先是用塔出来保的。
  蒋介石说:攻不下塔山,军法从事!
  塔山一步走通,黑土地即便不活动起来,也能松动一下。
  蒋介石挺有信心:兵力优势,装备优势,海空优势,弹丸之地的塔山,炮弹也砸平了。但也不敢掉以轻心。一是这些优势从来都是他的,战局却每况愈下。二是“街亭虽小,干系重大”塔山实在非同小可。
  於是,“重庆号”乘风破浪,蒋介石两到葫芦岛。
  10月13日。又下了死命令,限於明日黄昏前攻下塔山,否则以军法从事。
  黄埔校长蒋介石可不像它的学生林彪,“军法从事”是经常挂在嘴上的。也真杀。抗战期间,从集团军总司令到军长、师长。被他“军法从事”不下10个。这次内战,也屡开杀戒。2月27日,49军79师师长文礼丢了沈渖阳南郊的白塔堡,蒋介石一封电报就没了命。
  这回,蒋介石更狠上了。
  只是他能杀谁呢?
  东进兵团是真打的。
  17兵团司令候镜如末到之前,由s4军军长阙汉赛指挥。这位曾率军强渡怒江,为中华民族抗战史,也为自己军旅生涯写下光辉一页的黄埔系将军,冒看炮火,亲自上塔山村对面的鸡笼山指挥战斗。总统府华北战地督察组长罗奇,也几次上阵督战。它是独立95师老师长,召集全席排以上军官讲传统,鼓励士气。几次攻击失利。他又决定以500万金元券一人的赏价⑷,组织“奋勇队”。
  豁出钱了,也豁出命了。
  陆地,空中,海上,炮弹、炸弹把塔山炸成一片火海。在整个辽沈战役中,塔山的炮火是最密集的。
  炮击刚停,就成连成营成团往上冲,连长营长团长带头冲。
  团长带头冲锋陷阵,在共产党中也不多见。号称“赵子龙师”的独立95师,更是不同寻常。一个冲锋队上来。全端着冲锋枪。再一个冲锋队上来,全是机关枪。一些头戴大盖帽的军官,像练就了刀枪不入的“金钟罩”和“铁布衫”,远远地冲在最前面,手中自动火器刮风般扫射。前面倒下後边上,一梯队垮了二梯队上,二梯队垮了三梯队上。
  剩下几个人冲不动了,就把尸体垒成活动工事,钉在那儿,硬是不退。
  4纵一些老人说,在东北还末见过国民党有这种劲头。
  10月15日,即锦州城破这一天。侯镜如同时展开五个师兵力,拂晓时分摸到阵地前,漫山遍野发起集团冲击。在鸡笼山上督战的罗奇,见独立95师冲进村头,乐得挥舞马鞭子大叫:突破了!突破了!
  所有攻击部队都被打残了。能攻善守,据说在华北从未吃过败仗,连一挺机枪都末丢过的“赵子龙师”,临走时,三个团只能凑成三个营了——也算闯了次关东。
  54军、62军和独立95师,都先後突破过前沿阵地。後续部队跟不上,一个反击,不是被赶出来,就是被吃掉。除去指挥不当外,兵力末占绝对优势也是个原因。而塔山正需增兵之际,从烟台火急运到的39军,却因风浪太大进不了港。天老爷好歹开恩了,塔山之战高潮已经过去了。
  不是将不用命,士兵不拚命,实在是国民党“气数”已尽。
  
虎啸塔山
                   ——东野名将录之十
返回m88备用网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