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前史.地舆 > 大宋王朝TXT下载

大宋王朝

作者:王新龙(宋)
栏目:前史.地舆
类别:古典
巨细:1.95M
点评星级:★★★★☆
下载次数:(本周:,本月:)
在线阅览  点击下载

书本节选

书本章节作者介绍
  第一章
  
  宋朝的宫殿赵匡胤陈桥叛乱大宋王朝创立于公元960年的陈桥叛乱,赵匡胤黄袍加身而成为宋太祖,这一根本史实并不存在疑点。而令人不解的是此次政变进程中,有关史籍的一些细节方面描绘充满着对立,首要环绕赵匡胤是彻底被迫承受黄袍加身,仍是其集团进行的一次早有预谋和预备的政变?有关的史料与资料对立百出,使这一事情的进程变得错综复杂。
  赵匡胤像五代末,显德七年(960)的正月初一,后周朝廷接到镇、定二州的军情急报,说北汉勾通契丹,大军气势甚盛,南下侵入边境,局势十分危殆。宰相范质、王溥等参议后奏准太后,当即派检校太尉、殿前都点检赵匡胤率诸将领兵出征。大将慕容延钊简选精锐,率前军先行起程。赵匡胤集结各路人马,领大军也行将北征。初三,戎行驻守于开封东北四十里的陈桥驿,诸将聚谋,以为主上幼弱,咱们出死力破敌,有谁知道?也为国家考虑,不如立太尉为皇帝,然后北征也不晚。乃找匡胤之弟、时任供奉官都知的赵光义和掌书记赵普协商。光义以为:哥哥忠赤,不会赞同。赵普以为:外寇压境,大敌当前,应先御敌,战归再议。而众将坚持,说:“若太尉不授命,六军难以向前。”此刻,赵匡胤却醉酒卧营不省,众有拥立之意的将士便环立待旦。次日拂晓,兵营四周呐喊声起,轰动田野。光义与赵普入营奉告,而诸将士也直叩寝帐之门,高呼:“诸将无主,愿策太尉为皇帝。”赵匡胤惊起披衣,未及应付,便被扶到议事厅,有人把皇帝的黄袍加披到他身上,世人都罗拜庭下,口称万岁。匡胤要推托,世人不容许,并相与扶匡胤上马,拥逼南行。赵匡胤在立刻说:“你等自贪富有,立我为皇帝,那就有必要遵从我的指令,否则我就不做这个皇帝。”众将下马答复:“惟命是从。”然后赵匡胤严厉公布了有关入京今后战士鸡犬不惊的约法,并令众立誓,这才率军回来开封城,遂替代后周政权,创立了大宋王朝。
  上述故事情节,首要意译自宋代最具威望的史籍《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其他重要史料记载也所差不多。从其具体进程调查,此次陈桥叛乱、黄袍加身好像是一次偶发事情,是遵从五代将士拥立主帅的旧例行事,赵氏集团事前并不知情,赵匡胤彻底是被迫承受众将的恳求,不得已才赞同做皇帝。但是从其他相关史料剖析,却使人感到其描绘是大有疑问的,黄袍加身应是一次有预谋有预备的政变,所谓“黄袍不是寻常物,谁信军中偶得之”(岳蒙泉《绿雪亭杂言》)。
  赵匡胤身世将门,22岁时投到后汉枢密使郭威帐下效能,因战功卓著,30岁就升至殿前都指挥使。他以拜把子兄弟的方法,团聚了一批背信弃义的高级将领铁哥儿们,声称“义社十兄弟”,开端开展自己的实力。显德六年(959),33岁的赵匡胤升任殿前都点检,掌握碟军最精锐部队。六月,周世宗逝世,恭帝即位,时才7岁,太后也年青少谋,孤儿寡妇无能力执政,几位宰相也较窝囊。而这时在京城的禁军两司将领,除侍卫马步军副都指挥使韩通外,根本上都是赵匡胤的结义兄弟或老友。能够说一场政变在如此老练的条件下已开端酝酿,问题只在于找一个怎样的关键发起罢了。
  据司马光《涑水纪闻》记载:“及将北征,京师喧言,班师之日将策点检为皇帝。故富室或挈家远避于外州,独宫中未之知也。”《续资治通鉴长编》也说:“时都下欢言,将以出军之日策点检为皇帝,士民恐惧,争为逃匿之计,惟内庭晏然不知。”阐明此事,早在政变之前已于京城一带传得沸反盈天,且能断定政变将发作于“班师之日”,此绝非一般民众所能猜想和指定的。所谓只要“宫中未之知”,应指宫殿中后周皇帝的孤儿寡妇还被蒙在鼓里。不能断定的是:这些传言是赵氏集团为政变成心所做的言论预备,仍是有必定方位的人在有关预兆的预见中所做的估测?大军在开拔途中,一个声称谙知地理的军校苗训,也点拨了其时“日下复有一日”的天象,是行将改朝换代的“天命”。这一宣扬与京城风闻相合作,使人有成心做言论预备之感觉。
  此风闻在京城形成民众如此的惊惧,应该说绝大部分人都会传闻,那么宰相范质、王溥等大臣是否知晓呢?假如知晓,他们仍派赵匡胤率军出征,是否与赵氏集团共谋呢?不过从后来事态的开展来看,范质与王溥好像又不知情。据有关记载,叛乱音讯传到京师,范质遭到太后的谕责,退出朝门,抓住王溥的手道:“匆促遣将,竟致此变,这都是咱们的过错,为之怎样办?”王溥听了发呆而无法答复,忽口中呼出呻吟声来,本来范质握手之指甲已掐入他的手腕,简直出血。赵匡胤入城后,还对范质等人“啜泣流涕,具言拥逼之状……(范)质手足无措,乃与(王)溥等降阶授命”(《宋史·范质传》)。比及赵匡胤诣崇元殿行禅代礼之时,召文武百官就例,班定礼仪程序之时,独缺周帝禅位制书,这时翰林学士承旨陶谷出诸袖中,进曰:“制书成矣。”遂完结此禅位之礼,使赵匡胤登上皇帝宝座。其间,像翰林学士之类的官员已早有预备,而宰相范质等竟然一点也不知情,好像又很难说得过去。
  《宋史·杜太后传》载,杜后得知其子赵匡胤黄袍加身后,脱口说道:“吾儿索有宏愿,今公然。”仍然谈笑风生,没有任何惊诧之表情。《涑水纪闻》也载,杜后说:“吾儿生平奇特,人皆言当极贵,又何忧也。”听说,匡胤年青时,杜氏劝他好好读书,匡胤奋然答复:“治世用文,浊世用武,现世事打乱,愿习武艺,安邦定国。”杜氏笑道:“儿能承继祖业,便算幸事,还想什么大功名哩。”匡胤道:“唐太宗也不过一将门之子,后形成帝业,儿想与他相同干番轰轰烈烈的大工作,母亲以为怎样?”杜氏怒道:“不要信口胡说,世上说大话的人,后来往往没用,仍是读书去罢!”而这时,连年迈的母亲都变得如此胸中有数,遇事不惊,阐明赵氏集团对这事的预备已适当充沛。所今后人以诗讥讽道:“阿母素知儿有志,外人反道帝无心。”
  一些宋人笔记记载,赵匡胤早年曾到高辛庙算卦,占卜功名出息,听说自小校以上至节度使,逐个掷之,卦皆不该,最终唯剩“皇帝”时,一掷而得此卦。这事真伪已无法考定,但是从其为其时广为流传的轶闻而言,也或是赵氏集团所作的言论预备,至少阐明赵匡胤自己早已对此事有所策划。而政变发作之际,赵光义和赵普立刻派快骑入京,告诉其死党殿前都指挥使石守信和殿前都虞侯王审琦,让他们在京城做好改朝换代的接应预备。有意思的是,此刻赵匡胤竟然醉酒卧营不省,而使将士们环立等候,直到次日拂晓。这一情节是实在的,仍是成心造作,抑或后人假造?也令人颇感困惑。
  大军回来京城,城门早在石守信诸将的操控之下,不光入城顺畅,整个京城也没有因而发作大的骚动。时正早朝,副都指挥使韩通闻讯,还没来得及集结戎行应变,就被入城的殿前司勇将王彦升追杀,并诛灭其全家。这是后周将相中专一的罹难者,他还没来得及组织起抵挡,就被敏捷歼灭,如没有事前安置组织,怎样会如此周全。当然,过后还要演饰一番,将韩通以礼葬之,并嘉其临难不苟,赠中书令之职。有意思的是,后来宋太祖幸开宝寺,见壁上供有韩通的画像,当即令涂去,应是心里有愧吧。
  特别令人不解的是:本因边境军情紧急,这才令赵匡胤率军北征,为何黄袍加身后便率军回京,而不必去抵挡强敌了呢?有所谓“千秋疑案陈桥驿,一着黄袍便罢兵”(查初白《敬业堂集》)。一般以为,镇、定二州是在谎称军事,以合作此次政变。这样,镇、定二州节度使也理应是赵氏集团的成员了。有学者提出不同观点,以为镇、定二州军情并没有谎称,《续资治通鉴长编》、《宋史》、《契丹国志》诸重要史籍都有相关军情记载。而二州节度使郭崇和孙行友,据《宋史》两人的列传所载,宋初,郭“崇追感周室恩遇,时复泣下”。监军密奏:“崇有异心,宜谨备之。”一起,孙“行友不自安,累表乞解官归山,诏不允。建隆二年,乃徙其帑廪,招集丁壮,缮治兵甲,欲还狼山以自固。”被人告密,令举族迁赴国都,具体询问后削夺官爵,勒归私第,并严惩其部下。可见,两人不可能归于赵氏集团成员。那么,为什么北汉与契丹入寇之戎行没有长驱南下,的确令人不解。这以后,郭崇曾来报:“契丹与北汉军皆遁。”为什么会主动撤离呢?莫非是其趁后周“主少国乱”之机起兵侵略,得知政变后“宋立国安”,就主动退兵了吗?
  五代诸帝多由戎行拥立,如唐废帝李从珂、唐明宗李嗣源、周太祖郭威等,它是唐代藩镇割据后武士擅废立之权而留下的遗风,天然为儒家正统思想所不齿。所以在宋代官方文献中,都把陈桥叛乱说成赵匡胤事前彻底不知底细,以洗刷其攫取王位的千古骂名,由是在有关文献中遮遮掩掩,弄得前史记载对立百出,整个进程疑团丛生。再如邵伯温在《闻见录》中引用王禹偁的《建隆遗事》,以为赵光义压根儿就没参加陈桥叛乱,那时,他正留在开封城里陪母亲杜氏。而有的史书(《太祖实录》新版)却说,陈桥叛乱后戎行入城,鸡犬不惊,是光义叩马而谏,才有太祖约法立誓之举。这里是乘机烘托宋太宗的巨大形象,亦可见官方在有关文献记载中所做的四肢。实际上,赵匡胤后来的开国方法完毕了五代动乱和华夏割裂的政局,拉开了经济与文明都较为昌盛的宋代前奏,是有功于社会前史开展的,人们对其怎样获得政权的细枝末节已不太介意了。
  宋太祖杯酒释兵权“杯酒释兵权”是北宋初年闻名的前史事情,说的是宋太祖陈桥叛乱攫取全国后,又对那些作为开国功臣的高级将领们发作猜忌,忧虑叛乱夺权的故事重现,所以导演了一出用酒宴免除众将兵权的活剧。千余年来,人们一向将它作为一个实在的前史故事,在各种相关的前史书本中重复着。但是近来有学者指出,这幕绘声绘色的前史剧,很可能出自宋代文人的臆造和演绎,而不是实在的前史事情。果真如此吗?
  建隆二年(961)七月,也便是在陈桥叛乱创立宋朝的第二年。宋太祖召宰相赵普问道:“全国自唐末以来,数十年间,帝王就换了十个姓,战事频频,苍生涂炭,这是为什么呢?我想从此中止战役,为国家持久考虑,应该怎样做?”赵普答复:“陛下能考虑到这些,真全国公民之福也。唐末以来,兵战不息,国家不安,其原因不是其他,而是武将兵权太重,君弱而臣强。今日要治好此患,没有其他奇巧方法,惟有夺其权利,收其精兵,控其财务,全国天然就安靖了。”话还未说完,太祖插言:“卿不必再说,我已理解了。”
  杯酒释兵权一天晚朝完毕,宋太祖在宫中摆下丰厚的酒宴,请来石守信、王审琦等一班禁军宿将。饮至酒酣耳热之时,太祖屏去左右随从,对这些故友勋臣说:“我没有你们的协助,就没有今日,你们的劳绩十分之大。但做皇帝也太艰难了,倒不如当节度使来得快活。我现在是天长日久不敢安枕而睡呵!”守信等人忙问:“这是何以呢?”太祖说:“这有什么不理解的呢,皇帝这个方位,谁不想坐坐呢?”守信等人一听,急速惊慌地动身叩头道:“陛下何出此言,现在日命已定,谁敢再有异心?”太祖说:“不对吧,你们尽管没有异心,你们麾下的将士假如要贪心富有怎样办?一旦把黄袍加在你身上,你想不干,恐怕也办不到吧。”众将这时已一身盗汗,知道遭到猜忌,弄不好就有杀身之祸,所以一边流泪,一边磕头,连声请求:“臣等弛禁,望陛下哀怜,指条活路。”太祖安然劝导道:“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所以希求富有者,不过多积累些金银,自个好好吃苦,也让后代不再赤贫。你们何不抛弃兵权,挑选好的田宅买下来,为后代置下永久的工业;再多买些歌儿舞女,每天饮酒作乐,以终天年。我还能够与你们结成儿女亲家,同享富有。这样,君臣之间,都无猜忌,上下相安,不是很好吗!”众将听罢,都再三感谢太祖为臣下想得如此周全。
  第二天,侍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使石守信、殿前司都指挥使王审琦、殿前司副都点检高怀德、侍卫亲军都虞侯张令铎等都上疏称病,求解兵权。宋太祖一概允准,皆以散官就第,并处以丰盛的恩赐,然后派他们出镇地方为节度使,使禁军中资深的将帅都先后脱离戎行,只剩下几个职位较低、资格浅陋,且才华平凡的将领,皇权比较简单驾御。太祖还将自己的两个女儿别离许配给石守信和王审琦的儿子,又让弟弟赵光义做了张令铎的乘龙快婿。宋太祖便是这样用酒宴免除了高级将领们的兵权,又用恩赐金钱和联婚手法消弭了他们的离心倾向,然后处理了宋代巩固政权控制中的一大难题。
  上述故事首要取自司马光的《涑水记闻》,后李焘的《续资治通鉴长编》也作了具体记载,此外,宋人王辟之、邵伯温、陈平等也在其作品中记录了这件事。这样,人们就把它作为宋初一件重要的前史事情,以为宋太祖此举,十分成功地消弭了五代以来武将左右政权的祸殃,为加强宋王朝的中央集权控制拓荒了路途。简直一切相关的前史书中,都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个故事,史学界也很少有人置疑。直到20世纪90年代,顾吉辰先生在排比和考证史料的进程中,对这一生动又带有戏剧性的前史故事提出了质疑。
  宋人首要有与这事相关的记载,是宋真宗时的宰相丁谓所写的《谈录》。丁谓叙说了这样一个故事:一天,宰相赵普对太祖说:“石守信、王审琦等人不能再让他们领兵了。”太祖问:“莫非这二人会要造反吗?”赵普答复:“这二人必定不会造反。我细心调查过他们的才干,忧虑的是他们不能制服部属。假如发作其属下将官要造反的话,他们也会情不自禁的。”太祖又问道:“这二人受国家如此重用和恩惠,莫非会有负于我?”赵普沉着答复:“只怕就如陛下,怎样也负于周世宗呢?”太祖登时大悟,就遵从了赵普的提议。
  这段记载阐明,免除众将的兵权是宰相赵普的主张,且提出了十分有压服力的理由,太祖是在被压服后,才依照赵普的主张而着手进行免除兵权这件事的方案。其间没有戏剧性的“杯酒释兵权”的故事发作,而赵普所起的作用是关键性的。
下载地址: 点击下载TXT
m88 188bet uedbet 威廉希尔 明升 bwin 明升88 bodog bwin 明升m88.com 18luck 188bet unibet unibet Ladbrokes Ladbrokes casino m88明升 明升 明升 m88.com 188bet m88 明陞 uedbet赫塔菲官网 365bet官网 m88 help
更多>>

本栏下载排行

更多>>

相关下载